All posts for the month January, 2009

謝謝上帝,瑞士沒有國民黨

就是要小腳不到瑞士,不知老K好笑瘋的沒瘋,沒瘋的瘋DISCOVERY 最近播出一段超級荒謬的真實悲喜紀錄片。 一個突發善念的外國眼科醫生,希望免費幫助一千名北韓的白內障病患動手術。腦部構造絕對異常的金正日花了半年的時間對這個天上掉下來的義舉,把所有可能的背後陰謀逐項剔除後,終於勉強答應。 充滿救世情懷的醫生帶著國外捐助的資源及設備,完成了把一千雙眼從黑暗中拯救出來的任務。在一座高大的禮堂中,一千個患者和他們情緒激動的家屬,等著醫生來一一揭開他們包著雙眼的繃帶。 顯然未曾經歷過極權獨裁統治過的天真醫生,在準備解開第一位老太太的紗布時,問了一個所有正常人類都會想到的問題:老太太!妳已經瞎了三十多年,呆會兒睜開眼你就可以親眼看見妳的先生,兒子以及孫子了,妳應該很興奮吧? 那個可憐的老婦一張被金正日餓到只剩皮包骨的皺臉,瞬間動員起全部筋脈,全身開始激烈的抖動起來,不!她大聲地迸出這個字,在紗布落下,雙眼還無法適應光線完全睜開,她已一把推開周遭的親人,醫生站起身來朝著禮堂另一端牆上掛著的金正日照片,狂奔而去趴的一聲跪倒在前,嘴裡近乎歇斯弟裡的哭喊:金正日同志啊!我日夜想的是您啊!我一心感激的是您啊!沒有您哪有我啊!沒有您哪有光明啊!⋯ 更勁爆的是,其他九百九十九個纏著紗布的,還有其他沒纏紗布的幾乎在同一秒間集體跪倒用同樣驚天動地的嘶吼,喊著同樣的台詞。 在這充滿詭異,震撼,唐突的一刻,搶救這一千個瞎子的醫生,照顧這些瞎子的家人,全部成了雞婆的NOTHING,造成這一千個不幸家庭的罪魁禍首—金正日反而成了被感激的大恩人。 在槍口下,是非可以被顛倒,對錯可以被混淆,金正日一直在大辣辣的教學示範。 而金的學長國民黨在台灣示範的是,只要顛倒混淆至某個時間,在司德歌兒摩症候,及銘印效果影響下,即使沒有了槍口,顛倒的是非對錯,可以永遠附身在可憐人民的大腦裡,常相左右至地老天荒。 你可以看到所有國民黨的政客勝選後,第一件事都是趕去慈湖謝恩。所有投他們票的選民成了雞婆的NOTHING!被頌讚感激的竟然是窮畢生精力來狎玩作賤民主的蔣介石? 這類的荒謬悲喜劇,北韓的瞎子不敢笑,家屬不能笑;台灣的政客不知道見笑,選民不知道會被笑。為了強化荒謬的程度,這些丑角們雖然都極為賣力的死命演出,他們希望的是觀眾一本正經的配合,如果你實在忍俊不住笑了出來,他們會很強烈的相信你被錯誤的意識形態附身,也就是說你神經病。 最近坐了趟TGV從巴黎過境瑞士日內瓦,再到法國的EVIAN。兩個同行的博愛座(深藍)的朋友,經過我刻意的導解下,終於搞清楚了誰才是真正好笑的丑角。 日內瓦車站設著法國及瑞士的關卡,插著兩國的國旗,穿著不同的制服的海關官員,卻全長著同樣矮小細緻的身材及臉蛋,說著同樣呢喃含糊的法語,牆上同樣法文的告示⋯你可以想像他們在家也同樣吃牛角當早餐,唱香頌來調情。但是對不起,在一線之隔的邊界上,這些法國人作業起來可是一板一眼的,你是法國,我是瑞士的清清楚楚,絕不含混。 載著我們去ROYAL EVIAN的司機名字叫JEAN PIEERE,從名字上我猜他是法國人,但是他更正我的說法,他說十五年前他曾是法國人,因為他出生在法、瑞邊界的LES BAINS,一個祖先世世代代都是如假包換的純種法國人,一直到他三十歲那年,他離家搬到了對街的瑞士定居,「所以你還是法國人!」我們那位炎黃子孫自居的深藍朋友很正經的說出自己的看法。「NO!你應該說我曾經是法國人,你也可以說我的父母兄弟是法國人,至於現在的我,MY FRIEND!我是個瑞士人。」 我不知道這個前任法國人,現任瑞士人的傢伙,會不會被他的父母唾棄,被他的兄弟罵做數典忘祖? 但是顯然沒有,因為他在解釋他國籍的轉換時,彷彿像換車ㄧ樣稀鬆平常。反而他對來自台灣的兩位博愛座朋友困惑的表情頗為不解,我只好耐心的跟他解釋:在台灣會有個叫蔣介石的先生領導的一個標榜政治貞操的黨,會罵你忘本,說你香蕉,指控你搞意識形態,然後所有人類的不幸都是因你而造成。 JEAN PIEERE瞪大雙眼問道,「你是說,即使你已經從雞蛋被孵為小雞,他們還堅持你的名字叫雞蛋;你們的王建明被賣到紅襪隊,還必須自認是洋基隊?」 「完全正確!如果瑞士有個蔣介石跟國民黨的話,他們會規定70%的德裔瑞士人自稱為德國人,20%的法裔瑞士人為法國人,10%的義裔人為義大利人!」 「那就沒有瑞士了呀?」JEAN PIEERE快被搞瘋了。 沒錯!所以在世界的政治地圖上,沒有台灣這個國家。 在EVIAN唯一的市集街上,唯一的中餐館裡,JEAN PIERRE舉起了一杯白酒,吐了下舌頭說:謝謝上帝!還好瑞士沒有國民黨! 即使終於有一天,金正日下台,北韓人還是會虔誠的拜著金日成父子的銅像,堅信他們顛倒的黑白,正如清末的華人大家閨秀,寧死也不肯扔掉那條代表富貴人家的臭裹腳布,繼續供著那雙被凌虐、變態、愚蠢窮搞過的小腳。 因為在那雙扭曲,腐臭,擠壓的腳丫子裡,所有的反思都會慘遭燻死。

胡主席送給馬先生的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