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for the month November, 2009

白馬寺在練香乃功

馬總統的雞屎面

勇者無懼,如何把綿羊變成獅子

看見那個六七歲的小女孩,口裡喊著勇者無懼,然後呼的就吞下了一團火球。有三天的時間,這幕駭人的情境一直震撼著,困惑著我。以至於在捷運上,我開始只要看見同年齡的小女孩,都會嚇得想趕緊讓座。 對於我們這些時不我予的四年級生,除了必須處理自己步下舞台,走入暗淡的落寞外,還不時必須順著掌聲,回頭張望那聚光燈下,眾目所矚的新角色 恣意的賣弄許多前所未見的新招奇式。想起來還真叫人沮喪,這些九年級生,七歲就練就吞火。而我到現在為止,還在為每次的吞咳嗽糖漿一課,在猶豫,恐懼中掙扎。 這個女孩的勇氣,在我看來已經直追賓拉登;因為賓拉登,全球男人從四十歲開始吃威而鋼;因為一個七歲的勇者,我甚至開始懷疑自己的性別。 這樣的難堪直到有一天我才突然矛塞頓開,恍然大悟。不對,全然不對。真正的無懼勇者,怎麼會輕易就受人所迫吞火或吞屎?真正的勇者,應該像文天祥一樣,圓瞪雙眼,厲聲怒喝:你娘的!然後將火把用力戳入對方的屁眼才對。而且就算運氣很背,戳屁眼不成,被當場活逮,也應該跟史可法一樣,指著對方鼻子從祖宗八代罵起,直到舌被剪,牙被拔,還要用自己的鮮血在地上寫明:要我吞火?門都沒有! 證明了這個女孩是個假的勇者之後,我才恢復了些許自信;有了自信再回頭審視這整個事件。我終於發現,一些老是妄想要自己的綿羊孩子變成獅子的父母,她們不惜花了筆大錢,找了個卒仔來使盡招數對付自己孩子,把她嚇到破膽,任人宰割,要她彎就彎;吞啥就吞啥,像條蚯蚓。然後頒給他張勇者無懼的文憑回家?如此爆笑畫面,只會出現在兩個地方,一個是神經病院;另一個是朱延平的電影。 整個事件唯一的贏家是那個卒仔,他敢想出如此荒謬的餿主意,敢臉不紅,氣不喘的乎隆那些父母,敢大ㄝ她們的錢,敢當著她們面前大整他們可憐的孩子。這不是勇者是甚麼? 不過看完笑話,還是必須為那些啟智班父母覺得可憐,她們為求孩子的學習上進,不惜犧牲自己,冒盡所有被耍寶的危險。不像我那英明的朋友彭姐,她總是能找到真正價廉物美,又有績效的教育中心,不管是為他的孩子,還是她老公。 她有一個會賺錢,會顧家,會寵她,一切女人都會夢寐以求的好男人。唯一的問題是他太沒膽,太容易恐懼,太疙瘩,太機歪。他怕髒,一天要洗無數次手;不准老婆看完報紙的手拿香蕉給他,更不能碰觸他身體的任何部分;拿著茶杯總要審視再三,一再嗅聞;他怕朋友的孩子來家裡,他會藏好所有吃了會掉得一地的太陽餅,如果不幸來客帶著花生來,非吃不可,他會抓著吸塵器坐在一旁盯著那幾張餓嘴;一周沒換的床單,他會恐懼得徹夜難眠;出外看到隨地扔菸蒂的,他會嘴裡念念有詞,眼露兇光,經常處於幹架邊緣;到墾丁海濱,他對於碧海藍天總是視而不見,卻忙著詛咒腳旁的垃圾。。。這個男人的疙瘩及機歪嚴重的困擾著彭姐一家子,周圍的人,他不敢參加社交宴會,因為只要想到他還在吃到一半的時候,其他人紛紛用牙籤剔牙的恐怖畫面,他的胃已經要開始痙攣翻滾。 由於他對眾人習以為常的一粒鼻屎看成像天一般大;勸也不聽;罵也不醒;送醫還沒人收。不消多久,他就把自己這種偏執恐懼搞得像個大糞坑,人見人厭。 直到彭姐聽了一個姊妹淘的建議,把他連拐帶騙,在台北市政府委外經營的一個疙瘩機歪勒戒所,又名真正勇者訓練中心,不到三趟,竟然把一個看見鼻屎就暈倒的孬種,活生生教化成啥都不怕的無懼勇者,就跟一般正常人一樣。 大概是使用區分的法規問題吧,這個教育訓練中心設在關渡垃圾焚化爐的大煙囪頂,招牌掛的是星月旋轉餐廳。他使用的教學方法很簡單,就是一邊讓你吃東西,一面在一牆之隔的大煙囪哩,呼嚨呼嚨的翻燒成千上萬噸的各種惡臭垃圾。原理不外乎讓美味香噴的牛排和腐臭噁心的衛生棉同時在極近距離內同時處理,一個在煙囪內;一個在胃腸內。兩種截然不同的極端,從最初的不共戴天,勢不兩立。經過近距接觸,強迫磨合,進步為各自表述;最後到敵意全消,互釋善意,終於完成和平統一。乍看似乎沒啥學問,其實其中有極深的心理治療意涵。有點像多進出幾回醫院的急診室,回去會把名利當垃圾;在星月餐廳吃幾頓,從此你會把垃圾當,該怎麼說呢?有一點像是岳母吧。同樣是因為人類自己某種沒有尅制的欲望而帶來的副產品,根本不必怕它,只要勇敢的,有禮的與之同處共存就行啦。 而且呀,彭姐興奮的說;因為是市政府外包的,所以收費又便宜。最好利用非假日下午茶的折扣,一面享受美食,一面上課,不但有效還不必學吞火。 她說她老公現在不只不再疙瘩機歪到顧人怨。還勇敢無懼到吃完飯還帶頭剔牙兼挖鼻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