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for the month April, 2016

那些深藍企鵝的集體焦慮

最近我們那些可愛的眷村大嬸又突然焦躁不安了 因為有些傻蛋嚷著要特赦陳水扁 我的天!這個王八蛋從來都不認罪,憑什麼放他? 一個失聯許久的大嬸一早就賴了這句火氣十足的嗆話給我 好像我是獄卒似的 接連每天清晨及深夜我的手機就叮叮丁個不停… 唐湘龍的哀號文,陳文茜的泣述句,還有更多藍色幹橋部隊的幹譙… 每賴完一次就立馬追問:你讀了沒?有什麼感想?你能不氣嘛?你有羞恥心嘛? 好像我是陳水扁他爹似的 「有如此戰鬥力的大嬸,國民黨當初是怎麼輸給共產黨的?」 為了我日子的安寧我一直想打電話給陳菊,勸她算了! 還好上帝先聽到了我的心聲 他排了四月一號那天有人在賴破了一段企鵝會飛的影片 大嬸看了企鵝就忘了陳水扁 馬上破了過來還說:笨蛋!你一定沒見過會飛的企鵝對不對? 我問她:企鵝會飛?那沱肥球身體配那兩隻小翅怎飛? 所以我始終覺得你們這些深綠的,大嬸說 也不去看賴上的影片 光在那不斷重複:企鵝怎麼會飛? 不是笨蛋是什麼? 大嬸總是不遺餘力的要我相信她相信的一些真理: 「深藍是最有知識的一群菁英」 「國民黨是純潔得像馬廄裡的聖嬰」 「清廉得像德雷莎修女」 由於每次她在複誦這些真理時我總是一副困惑的表情 因此她要我深信我是深綠的笨蛋 企鵝當然不會飛 但是我不打算告訴大嬸 我寧願她一輩子都相信企鵝會飛 因為最有知識的菁英份子 本來就最有權利相信一些笨蛋困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