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for the month July, 2016

Xi Jing Ping the reincarnation of Adolf Hitler. 習特勒萬歲!

最近加緊教我的鸚鵡--柯梅尼說最新的吉祥話magic word 西方的小孩從小被教會的Magic word是”謝謝你” 所以白種人的社會始終充滿既多禮又祥和的快樂氣氛… 一直到隨時竄出一些身纏炸藥,手拿AK步槍的異教徒 腦筋靈光的非回教徒紛紛學會新的吉祥話--”Allah Akbar” 聽說這句”真主最偉大”可以讓子彈轉彎,炸藥熄火 我因為生性說不出馬屁美言,勉強說出又會露出詭異訕笑 缺乏幽默的聖戰份子一定會對我再補兩槍,所以我弄了一隻鸚鵡 此鳥不只天生一幅告別式制式化的莊嚴肅穆 又能輕鬆發出像清真寺禱告拉長的伊伊啊啊 因此一開口”Allah Akbar” 簡直就像伊朗教長柯梅尼再世 我家至今未曾被扔炸彈,出門也未曾碰上炸彈客或機槍掃射   但是隨著歐巴馬和普丁在中東聯合掃蕩逐漸成功 ISIS可能來日無多,那些頭纏黑面罩的狠角色 可能都要到天堂去和自己的七十二個處女討論排班之事 世界舞台的中心已經轉到中國 新的狠角色隆重登場   狠到中國人不敢不稱他為習大大 別看這貌似庄稼漢子的習近平 一上台就迫不及待要領導十三億人作浪漫的”中國夢” 並且宣稱要先創造一個安靜無擾,祥和殊勝的做夢環境 他要先抓一些人,關一些嘴,封一些網,瞄準一些敵人… 一切的一切… 慢著,稍微讀過歷史的人就會聞到,怎麼味道越來越像1930年代的德國? 當時的大夢想家希特勒就是如此這般的領導一群情緒亢奮的人民 演出一堆堆驚天動地的劇碼 原來咱門的習大大竟然是希大大的忠誠粉絲 悶著頭準備在七十年後的今天老戲新演? 作為還沒被祖國光復的忠誠子民 怎麼可以這麼無知咱們領導的深沈苦心 我們一定要在習大大蓄出那撇小鬍子前準備好 所以我開始教柯梅尼說最新的MAgic word “Hail Xitler” 麻煩的是,可能它的清真腔,它總是說成”Hail Shitler” 怎麼教都沒用   我正在擔心是否該開始寫我的道歉信給國台辦 還是乾脆畢了這隻笨鳥?

阿扁家族有伴了

祖國已經為服務臺胞而成立”臺胞道歉申報處”

祖國正式成立”臺胞道歉科”開始收件

命名是很重要的事…我們只有一個習主席

中國人一定要知道習主席和甲蟲的區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