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for the month February, 2017

這一次,馬克思說對了…

人類對自己最大的誤會可能就是以為 只要找到他生命中的甜蜜點,此生已足   一個長輩說他當年死命追一個選美皇后 他發誓只要擁有她,此生足矣 每晚睡覺光望著她的照片,床就開始吱吱作響 害他一直擔心真的肉搏戰之時,天會不會塌下來 後來總算追到手娶進門,睡到第三天,天沒塌 卻開始有點想踢她下床的念頭…   馬克思代表所有男人的潛意識說過 人類之接受婚姻是因為它容許通姦 所以才會勇敢的走進教堂交換”合而為一”的統一誓言 是因為大家潛意識裡都默許三不五時”獨立”的權利 馬克思是個思想家 跟你我,或所有思想家不同的是 在打炮的時候,你我只想如何延遲射精 他卻在為他的資本論思考一些更大的題目 他發現如果你已經得到你的最愛,而且進入了她的深處和她合而為一 那你就應該立即打樁,埋鍋造飯,構築城牆,據地為王 從此幸福快樂的和皇后統一到終 為什麼又要抽兵撤退準備逃之夭夭,離摯愛而去? 那又何以心生厭念回歸獨立自我之際,卻又捲土重來,再度深入? 然後不惜違抗人類一動不如一靜的懶惰天性 竟開始淪落到機器般的,呆板的,辛苦的活塞運動 在子宮口與陰道口之間不停來回 藉著不斷的衝突,摩擦,鬥爭 有,沒有,有,沒有,統一。獨立,統一,獨立……. 火花出現了,潮水湧現了……天終於塌死了   這時候的凡夫俗子只在思考如何射後不理,逃離現場 馬克思卻茅塞頓開,發現了人的真性 人類其實想有,也想沒有; 想婚,也想不婚 想被統一,也想獨立…. 因為在靜止狀態,快感很快變無感,無感很快變惡感 所有的樂趣全在兩極之中,過程之間,替換之際 人類追逐的不是甜蜜點 而是甜區   我不知道號稱共產黨的祖國領導們到底懂不懂馬克思 成天在喊統一 如果馬克思還活著他會說: 算了吧!有了十三億人的中國還真想統一那兩千三百萬人? 你們不過就是被華人潛意識的貪念所趨 有了三百坪的土豪宅還想貪個三坪來違章罷了   誰知道 搞不好習大大真的很大 他的甜區不在子宮口與陰道口之間 而在廈門與新竹之間

365天只送一天…疑雲重重…

好兄弟,快入黨,救台灣…

小小狼兒要回家

龍大妹喜歡自稱台大妹 並非想沾台大的光 而是她從狼國的大陸嫁到羊島的台灣已經十多年 原本咄咄逼人,張牙舞爪的狼性 早被周遭的羊族薰陶成慈眉善目,軟語輕聲 每次被人誤以為是正宗台妹時總是一陣竊喜 然後才得意的說自己其實是台大妹… 有台灣文明味的大陸妹   每年春節她就像十幾億的狼族一塊趕上春運的大陣仗 今年她特定選定飛上海再轉搭狼國驕傲的高鐵 拎著行李手握著商務艙的車票她來到上海總站 在一片兵慌馬亂,人山人海中她終於擠上了火車 媽媽龍的咚… 他們一定是賣了座票,又賣了站票,還賣了漂浮票 整個車廂的人是用3D的方式塞滿的 怎麼擠就是吋步難移 她抓了個服務員求救 服務員對她嚷了嚷:車開了就過去啦! 終於動車動了 趁著堆疊的肉體晃動的縫隙 她終究連晃帶推的到了她的座位 只是上邊已經坐了個大嬸 大妹抓著票對她晃了晃說: 這是我的座位! 大嬸冷冷的回她:妳的座位?誰叫妳現在才來啊? 台大妹的反應還設定在羊的模式,禮貌的說:人太擠了,我過不來! 妳過不來?為什麼我就過得來啊?大嬸斜眼喵她 一陣熱血衝上她腦袋喚醒她的狼性 這像羊族常說的,是什麼跟什麼啊? 她揮著車票,露出兩隻狼牙,猙獰的吼道: 這是我的座位! 妳姑奶奶我花了比妳多的鈔票才換到這張車票! 我愛今天來就今天來 我愛晚到就晚到 我就算不到,我死了,這個座位也不會讓妳坐… 妳現在就給我起來! 大嬸聳了聳肩拎起大包小包站了起來: 給妳就給妳!嚷個什麼勁啊?   大妹一屁股坐下去才發現行李架全塞滿了 她必須抱著她的大包小包一路到武漢 想到剛剛一幕不禁火氣又上狼性又出 展開她一向自傲的話術: 我定了座位還得跟人去搶 我付了更多錢卻還得抱著行李 這是個什麼文明社會? 還作啥強國夢?你們說… 周圍一堆狼族面無表情的盯著她 像看路邊雜耍似的 幸好大妹她娘會生 即使兇起來她那眼,那唇,那嗔…還是有著極高的顏值 於是一匹年輕公狼一躍而起跳上座椅 死命往南邊架上一推,再往北邊一推,騰了些空位 抓著大妹行李往上一塞 […]

看祖國的視頻須知…

一位朋友說昨天看了一段視頻 內容是馬雲在談”企業誠信” 看得他渾身雞皮疙瘩,恐怖莫名 --就像聽希特勒在談如何愛護猶太人一樣 驚恐之後他問我: 祖國的馬雲談誠信是真的還是假的?   馬雲當然是說真的 因為祖國先進,周全的憲法規定很清楚 事有三種 一種是用拜的 像黨,領導,馬克思…之類的 一種是用說的 像誠信,民主,愛好和平…之類的 其他的全是用幹的 像射飛彈,山寨手機,老婆…之類的   憲法第三十八條也規定了 用拜的不許說 用說的不讓幹 用幹的… 就甭說,繼續加緊努力幹…   在黨的領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