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的下個情人是驢子

男友
有沒有聽過這個真實故事?
當年一個紅遍海內外的性感豔星,後來離開演藝圈去開了一家夜店。豔名一傳出,頓時店內門庭若市,男人擠得水洩不通,生意好得不行。
在眾多的醉翁中,口水流得最多的一個大亨,更是每晚屁股伴著花籃一快報到。無奈豔星始終對他只是敷衍應付,他說得再多的甜言蜜語換來的只是她眼波的閃爍和唇間的哼哈。
不死心的男人終於找到了她當年的經紀人,拜託他居中媒介,並且表明將不惜代價,只要她願意當他的愛人。
跟豔星很熟的經紀人聽了似乎沒啥反應,而且也似乎從來不曾認真去仲介。一晚,終於沉不住氣的大亨堵到了經紀人,藉著酒意逼問他到底有沒有希望。只見經紀人很曖昧的望著大亨說:您可能不太適合!這句話大亨有聽沒懂,問道:哪裡不適合?經紀不疾不徐的說:她的前任男友是個德國人!
歐歐!不說還好,一說就牽動了民族主義。大亨憋不住怒吼了起來:他媽的!德國人又怎樣?他有我帥嗎?鈔票有我多嗎?
經紀瞇著眼睛平靜的說:他人沒你帥,鈔票更沒你多。可是他本錢大!…你懂我說什麼嗎?經紀的右拳疊上左拳,左拳再疊上又拳。補一句:足足有三把大!

歷史早已證明,再多的拳頭,再強的民族主義碰上洋大槍,也只有割地賠款。當晚中槍的義和團大亨沮喪得一邊窮喝燜酒,一邊語無倫次到不省人事。
聽說他酒醒之後,從此只追沒見過德國人,或是黑人的美女。一個拳頭也夠讓她求爺叫奶的。
最可憐的應該是咱們的豔星。曾經滄海難為水,習慣了三把拳頭的質量之後,下一個能讓她有FU的男人大概只有驢子了吧!如果哪天她再跟驢子吹了,她還有什麼選擇呢?大象嗎?如果世界保育類動物協會有意見呢?那不是逼她出家嗎?這不叫可憐,什麼才可憐?

這個故事比蔣公看魚游泳的故事給了我更多的啟發。它告訴我如果任由官能毫無節制的暴飲暴食,有天胃口撐大,或是感覺麻痺之後,你就只好淪落到動物園去尋找新FU。
因此,我養成吃水餃不沾醬油,免得有朝一日跟老外一樣,沒有鹽罐就不會吃飯;看鄉土劇時只看五分鐘,免得看到五官沒有用力扭曲的人時,會以為他是死的;盡量避免轉到類似康熙來了的傻秀,以免看多之後找不到更蠢的人來取笑…
在人類變本加厲的沉迷於追逐更大,更快,更大,更重,更鹹,更爆,更誇張的趨勢中,我獨獨戒慎謹懼的管好我的五感,限制他們的貪慾,享受既有的平淡滿足。當然這完全違背了苟日新,日日新的先賢教條,也體現了某人說的:維持現狀就是落伍!
但是想到不必有朝一日必須淪落到動物園去找FU,就足夠安慰。

當然在眾人皆進我獨退的情勢下,困擾很大。
那天看了2012電影,與其說是看電影,不如說那其實是一種用刑。我完全記不得任何一句台詞,隨便一個畫面。不停的爆裂,倒塌,死人,驚嚇,亡命…所有想像能及的災難禍事全部出籠,我身軀的感覺是被一群驢子跟大象轟隆轟隆的踩踏了90分鐘,然後被扔進一池的麻辣鍋裡滾燙。

豔星終於有伴,在人類感官的床上,德國人已下去,現在正式換驢子?或是大象上陣。
超超超超超超爽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